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问答 > 男科 > 正文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健康快讯网 时间:2018-07-18

上个世纪90年代,一批互联网老司机带领着全中国驶上了信息高速公路。

彼时,网吧还不叫“网咖”,玩物丧志的言论也还不存在。在久旱逢甘霖的国人眼里,网吧是尖端科技的代名词,是9点钟的太阳,是炫目新世界的唯一入口。

欢迎来到“E时代

1996年早春的一天,北京中关村南大门竖起了一块硕大的广告牌,上面清楚地写着,“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——向北1500米”。中国网吧的前身,“瀛海威网络科教馆”就坐落在此处。

在蛮荒年代,瀛海威就像传教士布道一样,向中国人讲述何谓Internet:

“进入瀛海威时空,你可以阅读电子报纸,到网络咖啡屋同不见面的朋友交谈,还可以随时到国际网络上漫步。”

而在同一年的5月,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网吧“威盖特”在上海诞生;几乎是同时,北京的“实华开网络咖啡屋”也在大雾中领跑。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“实华开网络咖啡屋”门前,几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。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事实上,“实华开网络咖啡屋”内部也真的会提供咖啡等茶饮。

资料显示,“威盖特”开业时的收费达到40元/小时,在平均工资500元、猪肉2块一斤的年岁里堪称天价。因此,当时的网吧只是少数社会精英和白领人士查资料、发邮件或者学习五笔输入法的地方。

而最早的这批顾客,后来也成了中国最富有Internet 精神的弄潮儿——在威盖特的会员中,至少有5个人成了网吧经营者。

据《中华读书报》1998年8月26日的报道:“上海信息港办公室的‘公众电脑屋’审核登记处异常热闹,年初至今,已有400家大大小小的网吧登记注册,有时一个上午就有60多位经营者上门。”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最初的一批网吧走的是高端化路线。1998年,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上海访问期间,参观了位于陕西路的“3C+T”网络咖啡馆,两名年轻人为克林顿演示上网。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1998年,全国已经有890万个上网用户。即使下了网,人们也难掩互联网革命无所不包的乐观和激动。

有人见到同学在手臂上刺青,便告诉他:“这个纹身最好用NETSCAPE3.0来欣赏才酷,要不扫描一下,存在硬盘里,以做桌布之需。”

有人在街上见到带下划线的文字,手指便不自禁地上下拨动:“这种东西,应该用鼠标点一下才好。”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“互联网可也是够美妙了,鼠标轻轻点,信息滚滚来。”

进入到千禧年,这种激动来得更热烈——相比局域网,互联网带来的绝对是不同层次的文化冲击。

四大门户、QQ、网游陆续出现,而网吧的火爆之势也初露苗头。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当时的电脑价格偏高,且家庭上网费用动辄就要数千元/月,除了大城市的白领家庭和炒股大户(证券公司赠送电脑炒股)之外,许多人只能去网吧冲浪。

在大都市里,晚上打麻将已经是件非常落伍的事了。即使在小县城,漫山遍野的网吧也成了那个年代最具时尚感的场所。甚至有人在网上放出话来:“你要是骂谁原始,就说他不懂网络。”

“摸摸兜里只剩下一块七八,蓬头垢面还想去网吧潇洒。”人们心甘情愿地掏出自己的生活费,因为真的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网吧。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妈妈学上网,儿子在一旁吃喝两不耽误。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近80岁的老人学上网。

在那个“打开IE一分钟,下载音乐两小时”的年代里,大多数人的网吧生涯都是从聊天室开始的。21世纪初最流行的网络文学《千面网虫》就这样写道:

第一次进聊天室,阿力吓了一跳。映入眼帘的是“白发魔女”“你的小狗狗”“吻我唇子”“温柔小炮儿”……阿力这才知道自己的“裤衩”在这儿真不算什么,有个家伙居然管自己叫“输卵管”。

更让阿力惊讶的是,某前卫女郎“温柔一针”把自己用Frontpage做的一张个人主页在聊天室里发了出来,邀请一众单身网虫前来网恋:

“21世纪的阳光正温暖着我们,嫁鸡随鸡之类的封建残余必须打扫干净。我有权工作、泡吧、蹦迪以及拥有婚外情。你若有意的话,请给我发E-mail。”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2002年6月19日,南京一家网吧里,人们在聊天室分享着申奥成功的好消息。

聊天室风云变幻,谈论的话题经常是匪夷所思,从核弹到拉登,从女朋友到同性恋……如果经常出入其中,就会发现里面冒充作家的数不胜数,冒充泰森他爸的也大有人在。

因此那个年代还流行着一句话:“在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。”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上飞机前夜不忘与网友聊一会儿。

“网吧就是一种启蒙,让我知道电脑里并不只有扫雷和蜘蛛纸牌。”

常年混迹于飞宇网吧一条街的大学生阿健,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“whitehouse.org 才是白宫的网站,而我不小心输入成.com了。”

彼时网吧没有配备耳机,阿健只能把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调成最大音量,然后感受空气中浮动的荷尔蒙。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正如杰克去断背山不只是为了钓鱼——浏览网络黄页寻找色情网站蛛丝马迹的考据学者也大有人在。

“未成年人不得入内”就像

“吸烟有害健康”,只是一句废话

千禧年伊始,政府的监管相对放松,网吧的数量也呈几何级增长。尤其是北上广等一线城市,“开网吧”几乎就是高收入的代名词。当时有句响亮的口号叫:“要想发,开网吧”。

而繁荣的背后却充斥着混乱与无序。在前台,网吧老板除了兼营泡面和香烟之外,还经常用假身份证掩护逃课上网的未成年人。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除了上网费,网吧还靠卖游戏点卡和Q币赚钱。规模稍大的网吧,一天收入可达数千元。图为2005年,重庆市一网吧内人满为患,晚来的客人在排队等号。江上鸥摄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2006年,合肥市某高校门外,一辆网吧专属接送车在校门口迎接学生。黄河摄

“E时代”的网吧里,有毛片、聊天室和我的启蒙

2003年,四川一网吧内,几名学生在躲避记者的镜头。凌晨摄

从技术过硬的网管哥为你输入83年身份证的那一刻起,网吧就有了原罪。

“青春期的逆反配上网吧的诱惑,宛如一个魔鬼牵着一只妖狐在疾走。”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健康快讯网 www.jkkxcn.com 联系QQ:101063864 邮箱:101063864@qq.com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7-2021 www.jkkxcn.com. 健康快讯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